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 會員注冊

會員中心|廣告服務|企業服務

沈博愛113幅鋼筆畫描繪屬于瀏陽人的鄉愁

   鋼筆畫中的瀏陽記憶
   沈博愛新作《蹉跎坡舊畫》出版
   描繪屬于瀏陽人的鄉愁
 
  “家鄉的山川形勝,一草一木都活在我的記憶里,我的畫筆下。”翻著近日出版的《蹉跎坡舊畫》,79歲的退休教師沈博愛神采奕奕,絲毫看不出大病剛出院的倦態。在住院之前,他堅持完成了《蹉跎坡舊畫》的創作。在醫院期間,一邊接受治療,他一邊還要忙著審校畫稿。113幅鋼筆畫編成的畫冊,收錄了他自1957年至今的作品,記錄了他從壯志青年到耄耋之歲對家鄉不變的眷戀。8月15日晚,記者拜訪了這位慈祥、可親的長者,細細品味他筆尖下的老瀏陽。
 
  瀏陽日報記者沈阿玲袁村平
 
  隨身帶著皮尺游走瀏陽
 
  “我的職業是教書,美術一直是我的業余愛好。”沈博愛指著繪制時間最早的一幅古橙橘寺圖,把時光拉回50多年前。“1957年時,我才21歲,和好友一起步行到了古寺。坐在門口的樹下靜靜描摹,不知不覺就過了大半天。”
 
  源于對美術和大自然的熱愛,青年時期游歷寫生,壯年時在耕作余暇繪畫,退休后在家人的陪同下游走瀏陽東南西北四鄉,沈博愛從未停下畫筆。
 
  “鉛筆畫、水墨畫等類型我都畫過,最喜歡的還是鋼筆,行走時攜帶也方便。”沈博愛透露,這些年來,他還習慣帶著皮尺。“尺子用來測量主體的尺寸。”
 
  “每一塊磚頭多長多寬,都要細致量過,換算好比例才下筆。”以龍伏紅門里門樓為例,沈博愛生動還原了他作畫時的嚴謹。為了這一幅畫,他伏在地上、倚在墻邊,用尺子、腳步丈量,三遍五遍地去現場查看。確定了主體后,細節地方拍下來對著照片臨摹。“鋼筆畫不能涂改,沒畫好的話只能重來。”
 
  在畫畫的同時,沈博愛還兼做采訪。在他看來,弄清所畫對象背后的歷史根源、演變故事非常重要,“有底蘊的風物,才能有生命力和感染力。”
 
  一本畫冊記錄瀏陽文化
 
  翻開《蹉跎坡舊畫》,分名人故居、牌坊門樓、書院學校、寺觀道院、宗祠文廟、公堂會所、碼頭渡口、古街老巷、古民居、古景、古橋等16個類別,配上簡單的文字說明,共同展現瀏陽的簡明地域文化史。
 
  “決定記錄老瀏陽的風物印記這個主題,是在2011年《蹉跎坡舊事》出版后。”沈博愛意外地發現,人們對書中的鋼筆配圖同樣感興趣。
 
  然而,他在整理那些舊作時驚覺,畫里的題材已在漸漸消失。“我加快了腳步去搜集記錄,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名人故居和行將湮滅的文化古跡。”
 
  “晚清以來,在以長沙湘潭為中心的兩三百公里范圍內,英才輩出。瀏陽恰在其中,可謂人杰地靈。”沈博愛的畫筆下,收入了譚嗣同故居、辛亥英烈焦達峰故居、胡耀邦故居、歐陽予倩故居,以及陳章甫、尋淮州故居。“名人彰顯了老瀏陽的文采風流。”
 
  “牌坊門樓、書院學校、寺觀道院、宗祠文廟等部分對應了傳統社會中的意識形態,而碼頭渡口、古街老巷、古民居更多的反映了經濟基礎。”十六個類別,每一類別沈博愛都能概況出一段簡史,他認為它們是千年古縣難以磨滅的文化痕跡。“古井與老屋場、古樹、古橋等,構成一個完整的老瀏陽自給自足的生態系統。”
 
 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、著名學者雷頤先生對《蹉跎坡舊畫》給予了高度評價,“慢慢品讀這幀幀幅幅,猶如跟隨作者進行了一次深度的瀏陽文化之旅。”
 
  人物講述
 
  描繪老瀏陽抒發鄉愁
 
  《蹉跎坡舊畫》的封面,是一株蒼勁的古樹。鋼筆重力勾勒出它飽經風霜的枝干,而葉子、樹底的青苔則用了纖細的筆觸表現。藤和樹交織著,草和石圍繞著,若隱若現的田野、山林構造出一種悠遠的意境。
 
  為什么選了它做封面?沈博愛只說了兩個字,“簡潔。”簡潔的畫,一如他簡潔的心靈。
 
  “我已年近八旬,身為瀏陽人,這八十年間,從幼時的寶喬寺、南普寺、永興寺到長大后的瀏陽師范、社港完小、花橋完小、龍伏中學,再到我先后定居的蹉跎坡、教師新村、新月半島等地,我生長嬉戲于此地,求學任教于此地,耕讀勞憩于此地,最后又必將埋骨長眠于此地。”畫冊的后記,沈博愛用深情的筆調一邊追溯自己的人生軌跡,一邊道出自己描摹涂寫的情感根基。
 
  “我看著培文塔倒了,眼見拱北橋吊井荒廢,一條條老街被鋼筋水泥掩蓋,曾經繁華的水路碼頭不再見烏江子……”沈博愛的心中百感交集。
 
  記者手記
 
  我們靠什么留住鄉愁
 
  當喪失的東西越來越多,我們靠什么來留住鄉愁?翻開沈博愛老人的《蹉跎坡舊畫》,這個問題一直揮之不去。一幅幅撼動人心的鋼筆畫呈現在眼前,腦海中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戴著眼鏡、殫盡竭慮地畫著,寫著。他是在描繪瀏陽的歷史。
 
  我們是不幸的,那么多屬于瀏陽的歷史古跡,已經徹底遠離我們。我們已不能站在培文塔頂層把酒臨風,我們已不能摸著斑駁的瀏陽古城墻感受歲月,我們已不能駐足平瀏古道的山田古橋上看河水悠悠……這些承載著我們鄉愁的遺跡,已在歲月的塵埃中粉碎,我們失去了它們,失去了找尋精神家園的路標。
 
  我們是幸運的。我們還有沈博愛老人留下來的畫冊,這些畫冊保留了那么多歷史建筑,縱使它們只是紙上畫,卻能透過紙張,讓我們感受那份珍惜歷史的篤定與從容。我們還有拯救我們家園的機會,古寺廟、古門樓、古塔、古木等等,還有需要我們去保護的存在,沈博愛老人的這些畫,應該警醒我們,促使我們加快保護這些古物的步伐。
 
  熟悉的門樓、熟悉的古橋……沈博愛老人筆下的世界,是瀏陽人的集體回憶,也是瀏陽人的驕傲,更是瀏陽人行動起來、予以珍愛的行動指南。
來源:瀏陽網



2015年08月18日

江西11选5-欢迎您